[木宮傾向]“腦子被箭射了還是怎麼樣。”

後背脊樑骨莫名其妙地一涼。像慵懶的蛇從後背中部向上蠕蠕爬行扭動,蛻下一層冰涼的皮。皮上的毒性依附著血管里的溫熱液體滲透入心臟,再運輸至全身上下的神經末梢。於是宮地龍之介手一抖,尚在瞄準的箭無預示地飛出了繃緊的弦。
儘管如此,箭還是穩穩地射中了紅心。
“嗚哇~不愧是副部長~”
“手抖也能命中……”
“這就是熱誠的力量吧?很抱歉我沒有什麽熱誠,所以不會緊張得發抖呢。”
宮地龍之介不悅地回過頭,恰好與木之瀨梓的目光相遇。後者不知什麽時候離開了自己的位置,跑到前者的身後不過三米的地方,正笑眯眯地盯著他,無一絲掩飾的傾向。
應該就是這個總是笑得像是要討好所有人的傢伙放的蛇……宮地龍之介眉頭緊皺,毫不恐懼對上木之瀨梓的眼神,直至對方訕訕然移開視線,但笑容不改。
其餘的部員畏懼地看著他就像看見了鬼。
天蝎座專屬的第六感和壓迫感。
仲夏時節的大部份日子,像柔軟地毯前噼噼啪啪燒著木柴的壁爐,悶熱到使人更為懶散,只想找棵大樹在陰涼的樹蔭下做一個仲夏夜之夢。但木之瀨梓是一股清爽自由的風,吹散他身旁的燥熱,沒有障礙物的風移動得更為迅疾。一個無牽無掛的循環。
很多人喜歡有著輕鬆愜意氣場的木之瀨梓,他也很喜歡自己。某個人除外,而且這個人與生俱來的冷漠嚴肅經常破壞掉這種氣場。
“吶,宮地前輩,請離我遠一點好嗎?”
木之瀨梓清澈的大眼睛靈活地一轉,瞥見抱著雙臂沉默地站在一旁盯著他的宮地龍之介。不知是必要的禮貌還是天性使然,木之瀨梓嘴角挑出一個甜美的微笑。
真輕浮。小動作一一收在眼內,宮地龍之介不屑地想出這個他認為非常符合木之瀨梓的形容詞。
“天才的新人也會受到外界的干擾嗎?果然是不夠專心。”
“不是喲。”木之瀨梓的笑意更濃。“能讓我分心的,只有宮地前輩了呢。”
射手座特有的拘束厭惡症和曖昧。

冷峻無法擊敗輕佻。
輕佻動搖不了冷峻。

宮地龍之介很煩惱。
從上午開始,他總會不經意地遇見木之瀨梓熱情洋溢的笑臉,被迫接下“你好呀宮地前輩,我們又見面了呢”的問候,語氣總是溫和友善,似乎視他無奈的表情和明顯透出冷淡語調的“嗯”為無物。
他不明白,爲什麽會有這麼一類人,他們的笑顏燦爛如若春花,看不見前途艱險辨不明未來黑暗。疑神疑鬼的宮地龍之介希望儘快擺脫面前這個笑顏像是在告訴他“我知道前輩的秘密喲”的學弟,於是他在木之瀨梓似乎是無心帶出的搭訕語句“今天天氣不錯”接上一句匆忙的“我有事先走了“然後逃之夭夭絕塵而去。
媽的所以說那次他爲什麽要說那麼曖昧的話啊!爲什麽我聽了那句話竟然會臉紅啊!我又不是懷春少女!然而重點是……爲什麽我要避開他啊!我沒做什麽虧心事不是嗎!他的腦子是不是被自己的箭射中了啊!
宮地龍之介絕望地抓了抓本來就稱得上淩亂的半長髮,使它成功進入狗窩階段。
他覺得再這樣下去,總有一天他會跟金久保譽共用同一瓶胃藥。

“……喂。”
木之瀨梓從課本中回過神,抬起形狀美好的下頜,無辜地凝視著站在他身邊單手撐著他桌面上的宮地前輩那雙美麗的眼睛。兩人的白襯衫恰好貼在一起,如天真孩童般互相追逐。他們的距離恰當地讓他們意識到彼此存在距離卻能充分感受到對方的氣息。
似乎突然明瞭到他無意營造的曖昧氣氛,宮地龍之介尷尬地往后退了些許。木之瀨梓噗的一聲笑了出來,幾撮翹起的短髮來回蹭著宮地龍之介的白襯衫,挑逗般的顫抖沿著布料紋路穿梭,使得那個本來容易害羞的人的臉頰染上若有若無的微紅。
“噗……對、對不起,宮地前輩……噗!”
“喂不要笑……!”
木之瀨梓壓下想要捧腹狂笑的衝動,換上“我在認真聽你說話”的表情。
宮地龍之介尷尬地移開眼神避免和他直接對視——儘管他無法說清也恥于說清自己尷尬的原因。
“……喂,我說……”
“是的,宮地前輩?”
“……那個、你今天總是對著我笑……”
“嗯。”
內心掙扎的宮地龍之介終於下了讓自己死個明白的痛苦決定。
“……是因為我的臉上有吃蛋糕剩下的奶油嗎!”
他覺得他自己像是跟隨著話語中的最後一個字果斷地墜下懸崖。
木之瀨梓的表情凝固了。
一秒的沉默,兩秒,三秒……
看上去木之瀨梓被嚇到了,宮地龍之介開始認真地考慮該用哪種方式能夠快速讓自己人間蒸發或者抹殺掉木之瀨梓關於這段談話的記憶。
然而木之瀨梓爆發的一陣狂笑真正地使宮地龍之介發現自己才是被驚嚇的那一個。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對不起宮地前輩……哈哈哈哈……你……咳咳咳……你臉上沒奶油……啊哈哈哈哈哈宮地前輩果然很可愛呢……哈哈哈哈哈哈……”
在木之瀨梓(他認為)驚天動地的狂笑聲中,宮地龍之介紅著一張清秀的臉落荒而逃。
原來我才是腦子被箭射的那一個!他悲哀地蓋棺定論。

不管怎麼樣,宮地龍之介是絕對會用一生時間記住這件令他感到羞恥的誤解事件了。
還有木之瀨梓那句看似無心帶出的“宮地前輩很可愛”。他的眼神不由自主飄向破天荒地週末回來練習的木之瀨梓那邊,毫無防備與對方饒有興致的目光相遇,觸電一般收回視線,竭力說服自己專心致志于面前的箭靶。
然而某個人似乎想讓他分心到自己身上。
“宮地前輩……”
慵懶的蛇再次繞著脊樑骨蠕蠕扭動,熟悉的涼意。放蛇者攀上宮地龍之介的肩,溫熱的氣息融化了耳背后的冰,拍上濃濃的胭脂,一片妖嬈的嫣紅。
“……你……麻煩到我前面說話。”聲音毫無平日強硬的底氣,甚至微微顫抖。
“容易害羞的宮地前輩果然很可愛呢。”
蛇毒麻痹了神經末梢,反抗不得;宮地龍之介咬著下唇,無望地聆聽多情法官的無情審判。
“……板著臉訓斥我的宮地前輩也很可愛。特別是迷戀甜點的宮地前輩,最可愛了。……每次被宮地前輩教訓,我其實很高興的喲。因為宮地前輩太可愛了呢……”
“……我、我只是看不慣你隨隨便便的態度而已!……你不要再說下去!放開我!……”
木之瀨梓的手臂像蛇一樣,從背後滑行至前方,緊緊環著宮地龍之介纖細的腰。手指則擒獲了宮地龍之介的,曖昧地相互交錯糾纏。
“既然如此,爲什麽宮地前輩不反抗呢……我,最喜歡表裡不一的宮地前輩了喲。”
溫軟濕潤的唇輕輕印上因羞澀而通紅的臉頰。
宮地龍之介覺得自己的心快要跳出胸膛。是啊,爲什麽不反抗?是因為有著相同的情感嗎?自己是什麽時候,開始偷偷地用眼梢注意他?又是什麽時候,用訓斥的方式掩蓋對他的關注?
但是木之瀨梓沒有給宮地龍之介更多的時間整理雜亂的思緒。他的雙臂突然無神地往下滑落。
“木之瀨?……喂?喂!”

這個白癡果然是……腦子被箭射了。
背著滿臉潮紅緊閉雙眼的學弟,宮地龍之介飛快地跑向保健室。
發高燒的人的胡話不可信,嗯。宮地龍之介很有自信,他經過木之瀨梓的“真情表白”之後可以面不改色像往常一樣冷漠地對待他。
然而他沒看見,木之瀨梓在他淩亂的髮絲間偷偷地笑。

END

题目 : Starry Sky同人
博客分类 : 小说文学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Re: No title

> XD
> 雖然我是宮梓派的WWW
> 不過能看到這麼可愛地宮地我也情願了啊!!
>
> 很喜歡大大的風格
> 希望可以看到更多喔WWW
>
> 連結遷走囉WWW

姑娘喜歡就好w
我最喜歡傲轉嬌的宮地了,攻受神馬樣的是其次XD

No title

XD
雖然我是宮梓派的WWW
不過能看到這麼可愛地宮地我也情願了啊!!

很喜歡大大的風格
希望可以看到更多喔WWW

連結遷走囉WWW
「緑の座」

夏树君

Author:夏树君
→About me
→Cosplay list
→Doujin plan
→Translation List

·人生志向是跑到德國看科隆大教堂
·古典金屬大好,管風琴|鋼琴獨奏曲推荐欢迎
·罗洁爱儿|吉贝尔|基尔伯特·贝什米特|魅上照|REVO溺爱中
·狂傲自大倾向注意
·年紀越大雷點越低
·想要單反!老子要學攝影!!

最近爬墙:冬暗冬|死宅M受人偶控的CP。

「枕小路」
「眼福眼祸」
正在加载
「草を踏む音」
「柔らかい角」

“我……很想要朋友啊……”

「虚茧取り」
「瞼の光」
「绵胞子」

翻译 HYDE Faith StarrySky SoundHorizon 同人 APH cosplay 鳗鱼我要跟你私奔 TokioHotel イドへ至る森へ至るイド Room483 神威がくぽ 少女心 漫展 水屿郁 吐槽 ACG 伊双子 爬墙 拖稿有理 试装 问卷 木之濑梓 愿望清单 梗概之类的东西 魔笛 莫扎特 Coldplay 夜之女王詠歎調 VivaLaVida メルエミ Haggard Roentgen RazzleDazzle 這不是吐槽這是黑 資料備份 Sirius控+Depp控的怨念 唠叨 青空颯斗 同人文 宮地龍之介 木之瀨梓 完结 

「旅をする沼」
Ragnarök 战至我死亡的时刻。 sans souci 吾到彼处,方能无忧。 Sound Horizon 國王快更新Moira! APH网络礼仪推广 反省会 天窗联盟 【Starry☆Sky 応援中!】 其實我的本命是青空君和水島老師(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