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ry Sky][青空視角]驚夢

青空飒斗情绪很坏。换着任何一个给自己定下严格到接近死板的生活规律的人,本应呼呼大睡补充体力的时候被一个突如其来的电话吵醒还被命令一小时内洗漱完毕穿戴正式准时到达某个偏僻的地方迟到就要做好被愤慨围观的准备——都会情绪很坏,更不用说血型A处女座的青空飒斗。
视线模糊中那个熟悉的名字刺入记忆。青空飒斗强压住想要狠狠扔掉扰他清梦的手机的欲望,右手食指按下接听键的瞬间左手伸向了那块很久没用的黑板。
不知火一树似乎把棉花塞进了耳朵。“……星月学园,礼堂,准时。”
“我要睡觉。”
“我和小翼等你,风雨无阻,直到你来。”
“我后天还要演出,我需要充足的休息……”
不知火一树装作没听见青空飒斗礼貌语气中的无奈下的愤怒,挂断。这倒是非常符合他的性格……一意孤行不体贴他人。过了这么多年,他还是没学会收敛吗?学生会会长时期加剧的脾气。……过了这么多年,为什么还是要委屈自己迎合他的意愿甚至是心血来潮呢?……青空飒斗愤愤地嘀咕着,开始考虑是米白色衬衫还是天蓝色风衣与他的桃红色双眸相衬。
青空飒斗下了车,愣愣地望着星月学园的校门出神。有点晕眩的感觉,是刚才在山路上的颠簸引起的吧。更想睡觉了。距与不知火一树约定的时间还有15分钟,要不要躲进车里再睡一会?这时一个一直倚在校门打哈欠的扎马尾的男人终于发现了他,摇摇晃晃地向他走来,像是仍在睡梦中。
“哈……你是……青空飒斗吧……?”男人睡眼惺忪地打量着他。
“啊是。您一定是星月理事长。”能认不出才怪。星月琥太郎,星月学园的那个似乎总是缺乏睡眠的清秀美丽的理事长。当年在学生会任职的时候,每次为了寻找这位神出鬼没的理事长可费了他一番功夫。
“唔哼。你……就是那个会弹钢琴的……学生会干部吧?后来竞选学生会主席成功的那个。……快进去吧,不知火先生吵着找你。”
青空飒斗微微行了个礼,快步走入学园。就凭不知火一树的一个茶碗就能盛满的耐性,等了这么久,现在估计在咆哮发疯吧。
星月学园没有什么比较大的变化,西洋式校门旁边的樱花树、竖立星座雕像的喷泉与呈射线状延伸的道路、从空中花园边缘隐约可见的绣球花,眼尖的青空飒斗甚至看见礼堂前大理石石阶上的一块淡淡的乌黑焦痕,那是天羽翼某次失败实验的唯一成果。过了这么久还安然呆在原地,应该是由于懒散的星月理事长的疏于管理吧。当时弄出这块痕迹,知道自己惹了祸的天羽翼毫不在乎地说,就当作给星月学园的礼物啦噜哈哈哈哈。看来星月学园很喜欢这份糟糕的礼物,完整地保存了好几年。而自己呢,从那时的皱眉头给天羽翼收拾残局的穿着校服的学生,变成了一身严肃正装的青年钢琴家,鬓角还因为过量的工作出现了几根隐约的白发……
“空空!你终于来了!噜呜呜呜呜呜呜!!”青空飒斗还没来得及看清来人,对方已经飞快地抱紧了他,以为自己是树袋熊抱着桉树。不过也没必要看清对方长什么样子,有着这样的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奇怪的称呼方式的人,不是天羽翼是谁?天羽翼蹭着他的脖颈泪眼婆娑,泪水打湿了他的衣领,现出一大块水迹。
“……够了……多谢你的热情……先不要哭好吗……”被强而有力的拥抱包围下的青空飒斗差点喘不过气,尝试着推开身上这只巨型树袋熊。
“青空飒斗!你让老子好等!”不知火一树风风火火地从石阶顶端冲下来,满脸怒容,可是他走近的时候,青空飒斗看见他的眼里带着遏制不住的笑意。言行举止像从前一样的粗鲁豪放,尽管他装作斯文地穿好正装打上领结。
“一树……好久不见。”青空飒斗禁不住微笑。不知火一树、天羽翼,和星月学园,如同他的记忆中的样子一般,没什么变化。变的只是他,而已,而已。

“所以你们不让我睡觉,把我叫来星月学园,就是为了让我听无聊的演讲?”经过礼堂外的一番折腾,青空飒斗觉得他恢复了些许的清醒,足以展露黑色的优雅微笑面对被吓得瑟瑟发抖的不知火一树和天羽翼。
不知火一树哆哆嗦嗦地找出棉花塞进耳朵,才不紧不慢地解释:“不关我的事,这届的小鬼搞出来的。谁叫你现在算是小有名气的钢琴家了,又是曾经的学生会会长,不邀请你还能有谁啊!不过小鬼们的演讲还真无聊,快看星月老师,又睡着了哈哈!”青空飒斗顺着不知火一树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星月理事长的头已经垂在铺着红色天鹅绒的桌面上了。看见他的样子,青空飒斗突然觉得无比羡慕。这几年,除了三、四次短得可怜的假期,有哪些日子他能够拥有一次充足的睡眠?每次都是似乎刚刚合上疲惫的眼皮,没过多久就在助理低声的呼唤中醒来,对着钢琴和琴谱木然地继续工作。他上星期,七天之内有六天就是这样度过的。昨天终于结束了新曲的录音,后天要出国演出……持续一个月的巡回演出。他很累,他缺乏睡眠……他又想睡了。可是这里不是他家,背后有几千名学生在盯着他……不能睡着。必须在他们面前保持前辈的完美印象。不完美象征着失败……他揉揉太阳穴,算是提神。
背后的学生突然鼓掌;演讲台上的学生会会长鞠躬,推了推巨大的眼镜走下舞台。不知火一树站了起来,昏昏然的青空飒斗惊奇地看着他。他尴尬地笑,低声解释:“忘了告诉你,我作为前学生会会长,是需要上台演讲的……之后是你的钢琴演奏……你不会生气的吧?不要用黑板之刑对付我啊飒斗!看好老子的英姿啊别打瞌睡!”
什么黑板之刑……我的意志微弱得快要撑不住了好吗?青空飒斗木然的眼神随着不知火一树的行动而移动。他的脾气果然没怎么大改,像个小孩似的,走路一蹦一跳,也不管自己穿着严肃的正装。他走到演讲台了,那个熟悉的嚣张笑容……他的第一句肯定是这样的,大家好我是不知火一树星月学园的管理者我说白的就是白的我就是法则,那场恐怖的政治宣言……然后他说了什么……忘了。不过没关系,效果还是一样的不是吗?不用回头看,都能知道身后的学生们脸上的表情了。经历过两次同样的恐怖演讲的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初次听见这样的宣言的人会有怎样的想法呢……当时的想法……他是一个疯子。自信到自大的疯子……可以不顾旁人眼光而活的疯子。我不是这样的人……完美主义者。不能无视外界的看法。同时兼顾自己和他人的要求……我很累。我要睡了。……不能这样……完美的形象……我真的很累。不知火一树,他的语气变得激昂,是在批判什么?你这样的活法太累。他语气激昂慷慨陈词。飒斗,不要给自己太多压力。给他压力是必须的。母亲。我偷听了她和父亲的对话。给他压力是必须的。飒斗的音乐才能比不上他的哥哥姐姐。给他压力是必须的。他叫道,飒斗,别活得太累。飒斗比不上他的哥哥姐姐,她说道。飒斗,飒斗……不,我不是飒斗……我是青空家的工具。我要转学到专门的音乐学院。我要走了,再见。胡说什么,他生气地大吼大叫,震耳欲聋的声音……为什么你连这个指法都不熟练!父亲大吼,紧抓着我的手腕。好痛……我哭着道歉,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请放手请放手啊!请不要这样看我我知道我错了请放手……他没有放手,反而越抓越紧。飒斗,青空飒斗!你这样能面对你自己吗!他的脸涨红了,是因为愤怒还是什么……请放手请不要这样,我想大叫,哭泣和喘息堵塞了喉咙。我应该反抗的,维持完美主义者最后的遮羞布……他和我不一样。只有在那时他和我是一样的……飒斗,能面对自己吗……一树,我要走了,再见。他终于放开手,沉默地抚摸着暴行后的伤痕。我要走了,再见。一树,一树……
“喂,飒斗?该你上场了。”结束了慷慨激昂的演讲的不知火一树回到嘉宾席,发现青空飒斗维持着魂游天外的表情发呆,便抓住他的肩膀摇了摇。这一摇的力度很小,可是青空飒斗却像受到惊吓似的跳了起来,现出惊惶的神色。
“……对不起,我,应该是睡着了……”
“没关系啦,快点,到你了。”
青空飒斗木然地点点头,转身往主席台走去,途中不忘掐了一把早已睡得满衣领口水的天羽翼的脸颊。
“痛痛痛痛痛痛痛——!……空空要上场么?做什么?”
“钢琴演奏。……《星光灿烂的夜晚》。”

END

题目 : Starry☆Sky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緑の座」

夏树君

Author:夏树君
→About me
→Cosplay list
→Doujin plan
→Translation List

·人生志向是跑到德國看科隆大教堂
·古典金屬大好,管風琴|鋼琴獨奏曲推荐欢迎
·罗洁爱儿|吉贝尔|基尔伯特·贝什米特|魅上照|REVO溺爱中
·狂傲自大倾向注意
·年紀越大雷點越低
·想要單反!老子要學攝影!!

最近爬墙:冬暗冬|死宅M受人偶控的CP。

「枕小路」
「眼福眼祸」
正在加载
「草を踏む音」
「柔らかい角」

“我……很想要朋友啊……”

「虚茧取り」
「瞼の光」
「绵胞子」

翻译 HYDE Faith StarrySky SoundHorizon 同人 APH cosplay 鳗鱼我要跟你私奔 TokioHotel イドへ至る森へ至るイド Room483 神威がくぽ 少女心 漫展 水屿郁 吐槽 ACG 伊双子 爬墙 拖稿有理 试装 问卷 木之濑梓 愿望清单 梗概之类的东西 魔笛 莫扎特 Coldplay 夜之女王詠歎調 VivaLaVida メルエミ Haggard Roentgen RazzleDazzle 這不是吐槽這是黑 資料備份 Sirius控+Depp控的怨念 唠叨 青空颯斗 同人文 宮地龍之介 木之瀨梓 完结 

「旅をする沼」
Ragnarök 战至我死亡的时刻。 sans souci 吾到彼处,方能无忧。 Sound Horizon 國王快更新Moira! APH网络礼仪推广 反省会 天窗联盟 【Starry☆Sky 応援中!】 其實我的本命是青空君和水島老師(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