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nd Horizon】王樣とMonsieur Hiverのはじまり

前言:本二次創作與一切現實人物、團體無任何關係。


Revo甩掉鞋子,“嘿喲嘿喲”地拖著體積龐大的行李,騰出手推開走廊一側的某道門,回頭對站在玄關的人說道:“Hiver君,別呆在那裡,快進來。”
他放下了行李,從房間內走出時,發現Hiver連外套也沒有脫,仍是站在原地,不停扳弄著手指,一副局促不安的羞澀模樣。Revo快步走到他面前,伸手脫下他的厚重外套——即使是在冬天,在溫暖的室內穿著這樣邊緣帶絨的厚長外套仍然略顯誇張,Revo甚至摸到了外套裡襯上的水染開的觸感。然後他蹲下身,為Hiver脫下沾滿雪的皮靴。Hiver茫然地望著他。“Hiver,怎麼了?不喜歡這裡么?”他低聲問道。
Hiver搖搖頭,不說話。
“還是說……你討厭在我家暫住?”
Hiver還是搖搖頭,不說話。
“唉……這也是沒有辦法的重壓下的辦法了。”Revo站起身,兩下拍掉手里的雪,雙手搭上Hiver的肩,安慰似的說道:“總之……忍耐一會,好嗎?等Roman發售之後,嗯,等我手頭算是充裕,我就給你租房子,你可以自己一個人住。”
一路上保持沉默的Hiver終於開了口,應該是太久沒說話的緣故,聲音有點乾澀。“……嗯。那時再說吧。”
Revo露出了陽光般開朗的笑容。“那麼……雖然在錄音室已經說過了,還是再來一遍比較好?……初次見面,我是Revo,很高興能與Hiver君合作,請多指教!”
“……我叫Hiver•Laurant。請多指教。”
“好,Hiver君,歡迎回家,你是想先吃飯呢?還是先洗澡呢?還是直接睡覺?”
“……”
做完Hiver的夜宵、整理好Hiver的暫住房間之後,回到自己的房間,Revo突然感到自己的元氣“嗖”的一下從他的身體逃竄出來,像被抽去筋骨一樣,他癱倒在床上,發出充滿疲憊的“啊~”的一聲呻吟。他確實是太累了。
  這段時間,他真的很累——包括來自事務所和言論的壓力和自身的心理性疲憊。努力保持水準作詞作曲的同時,要抽時間應付Roman的宣傳和不看好自己的事務所的冷淡態度,還要默默忍受某些攻擊言論——起初他閱讀這些充滿惡意的信件時,心理承受能力崩潰,抱著頭痛哭了一個下午,翹掉了排練,哭到聲嘶力竭幾乎說不出話。爲什麽有的人總是習慣於爭鬥與否定而無視其他的一切?這種人、這種事,他以前在史書上見過不少,但是自己真正面臨的時候,發現自己是如此無力。在悲傷、彷徨的同時,他的好勝心理被呼喚出洞,他決定要做出堅持自己理念又與過去不同的東西給所有人看,證明自己的能力——Hiver•Laurant,就是這種心理促使下出現的、即將主宰Roman的少年。
  ……其實這算是利用的一種吧。想到Hiver眼神純淨無垢的異色眼眸,想到這一點的Revo覺得惆悵纏身。不過是相識沒多久的不遠不近的尷尬關係,就半說服半懇求地把他拉到自己身邊,卻因為出道初期資金不足不得不讓他與自己一起渡過這段痛苦掙扎的時期……像是要把惆悵和歉疚壓下,Revo重重地翻轉身子,視線落在緊閉的門上。像是得到生命一般,門“吱呀”一聲慢慢地自動開啟了。Revo驚訝地爬起。
  握著門把手的涂著紫色指甲油的手指,枕頭上的藍色指甲,銀色長髮披散的少年,一一脫離了門外的黑暗,逐步走進Revo房間里的光明。“Revo先生……”
  “嗯?怎麼了Hiver君?”Revo松一口氣,他剛才以為會看見百鬼夜行圖中的隨便一種怪物陰慘慘地對他笑。
  “……那個,我……可能是認床吧,睡不著……”Hiver小聲說道,捏著枕套邊沿。
  “那樣啊……要不喝點熱牛奶?你需要的話,我現在就去廚房……”
  “不、不用了!事實上,我以前睡不著的時候,就會看看故事書,或者聽別人講故事……所以……”Hiver越說越小聲,最後簡直變成了嘟囔。枕頭遮去了他大半張臉;他的異色眼眸期待又不安地緊盯著Revo。
  這樣明顯的要求不答應的話,Hiver可能羞慚而死的吧。Revo確信自己內心的聲音在苦笑。“嗯。過來吧。”他向床的另一邊縮了縮,讓出一塊地方給Hiver。他拍拍自己身邊的床單,Hiver順從地爬上床,動作輕盈謹慎如小貓。他的視線一直緊緊粘在Revo身上,像在期待著什麽。
  “好吧該給Hiver君講什麽故事呢……嗯,從前有一個戴假面的男人……”

  從被窩伸出的手惱怒地拍倒床邊那隻正在打破冬日清晨寂靜的鬧鐘。想到今天還有排練,Revo不情願地起床,打著哈欠抓了抓淩亂的頭髮。一定要換聲音比較小的鬧鐘,他憤憤不平地嘀咕,已經有幾個可以成為很好故事題材的夢就是被尖銳的鬧鈴扼殺的。
  他戴上眼鏡,瞥見睜大眼睛盯著他的、不知道什麽時候醒來的Hiver。是自己的行動吵醒他的嗎?他不好意思地笑笑:“早上好Hiver君。”
  “Bonjour。”
  “嗯,今天我要工作,所以……”
  “……我也要一起去嗎?”
  “不、暫時沒有需要。今天Hiver君自己在家就可以了。”
  “知道了。”
  “……啊,對了,Hiver君會自己做飯的吧。”
  “不會。我沒做過家務活。”Hiver回答的語氣相當理所當然。
  Revo突然體會到大腦當機的感覺。掛著傻瓜似的微笑愣了幾秒鐘,他總算想到了也許是唯一的解決方法。告訴Hiver食物的位置、告誡他一定要注意安全,Revo帶著擔憂出了門。

  “Hiver君,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領主大人,這是什麽?”Hiver盯著分別站在Revo兩邊的、緊緊抓住Revo手指的兩隻少女人偶。她們擁有相同的金色長髮和精緻面容,體型也相似;不同之處在於其中一隻人偶的瞳色和身上的紗質長裙是紫色的,而另一隻的則是水藍色,與Hiver的指甲顏色恰好相配;她們的臉頰也分別印有月亮、太陽的花紋,Hiver下意識地摸摸自己的臉頰;他的臉上也有同樣的花紋。
  “啊,你問的是她們么?她們是我為你以後的生活所找的雙子人偶哦。紫色的小姐叫Violette,藍色的小姐叫Hortense。吶,你們面前的這位少年Hiver•Laurant,就是我跟你們說的,你們未來的主人,到他的身邊去吧。”
  “Oui,Monsieur。”雙子人偶聽見“主人”這個詞立刻變得落落大方,小跑到Hiver的身邊,深深地鞠躬。Hiver終於接受了事實,他彎下身,牽起雙子人偶的手,各落下輕輕一吻。“晚上好,可愛的公主們。”他露出了溫柔的笑容,輕柔地撫摸著雙子人偶的金色長髮。
  看見Hiver的笑容,Revo感覺很得意:又做了一件好事。以後,Hiver的生活就可以交給晝夜姬——這對可愛的雙子人偶了吧。說起來,挑中這對雙子人偶,正是因為顏色、臉上的花紋與Hiver相配呢,真是巧合。是僕人也是朋友,Hiver應該不會孤獨——他慈愛地凝視著根本不像是剛剛認識的正在笑著打鬧的Hiver和晝夜姬。
  “吶,Hiver君,跟晝夜姬慢慢玩吧。”Revo笑著對Hiver喊道。
  Hiver的燦爛笑容帶著感激:“嗯!……Meici,領主大人。”

  “啊!……對不起,Monsieur,Violette又打碎盤子了……”
  “咦這裡爲什麽會有碎瓷片……咿呀!對不起Monsieur,Hortense不小心撞翻了水桶,廚房目前很混亂,請Monsieur快離開,要不會弄濕的喲。”
  Hiver只是無所謂地笑笑,幫忙收拾地面的碎瓷片。
  “哎呀你們真是的……先一邊去!”Revo裝出生氣的樣子,一手提起一隻人偶,帶著她們離開了被笨手笨腳的她們弄得一塌糊塗的廚房。“請不要這樣做!我們不能離開Monsieur!我們也是能幫忙的!”懸在半空中的晝夜姬甩著手腳抗議。
  似乎還要過一段糟糕忙碌的日子呢……忙著安慰幫不上忙而哭鼻子的晝夜姬,Revo無奈地想。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太有爱了!v-218
「緑の座」

夏树君

Author:夏树君
→About me
→Cosplay list
→Doujin plan
→Translation List

·人生志向是跑到德國看科隆大教堂
·古典金屬大好,管風琴|鋼琴獨奏曲推荐欢迎
·罗洁爱儿|吉贝尔|基尔伯特·贝什米特|魅上照|REVO溺爱中
·狂傲自大倾向注意
·年紀越大雷點越低
·想要單反!老子要學攝影!!

最近爬墙:冬暗冬|死宅M受人偶控的CP。

「枕小路」
「眼福眼祸」
正在加载
「草を踏む音」
「柔らかい角」

“我……很想要朋友啊……”

「虚茧取り」
「瞼の光」
「绵胞子」

翻译 HYDE Faith StarrySky SoundHorizon 同人 APH cosplay 鳗鱼我要跟你私奔 TokioHotel イドへ至る森へ至るイド Room483 神威がくぽ 少女心 漫展 水屿郁 吐槽 ACG 伊双子 爬墙 拖稿有理 试装 问卷 木之濑梓 愿望清单 梗概之类的东西 魔笛 莫扎特 Coldplay 夜之女王詠歎調 VivaLaVida メルエミ Haggard Roentgen RazzleDazzle 這不是吐槽這是黑 資料備份 Sirius控+Depp控的怨念 唠叨 青空颯斗 同人文 宮地龍之介 木之瀨梓 完结 

「旅をする沼」
Ragnarök 战至我死亡的时刻。 sans souci 吾到彼处,方能无忧。 Sound Horizon 國王快更新Moira! APH网络礼仪推广 反省会 天窗联盟 【Starry☆Sky 応援中!】 其實我的本命是青空君和水島老師(棍)